期刊天空网是可靠的职称论文发表与期刊论文发表咨询机构24小时咨询热线:4007890619
期刊天空
期刊天空网
当前位置:期刊天空 > 论文发表 > 教育论文 > 坚持依法推进我国少数民族双语教育的政策和模式> 正文

坚持依法推进我国少数民族双语教育的政策和模式

发布时间:2019-04-26 11:36所属分类:教育论文浏览:1

[摘要]推行双语教育是世界主要多民族国家在语言、教育领域的基本政策。我国政府不仅从《宪法》中明确规定了双语教育的基本政策,而且在各类专门法中也相应地规定了双语教育的相关内容,使双语教育有法可依。如何根据《宪法》之根本规定,积极有效地依法推进

  [摘要]推行双语教育是世界主要多民族国家在语言、教育领域的基本政策。我国政府不仅从《宪法》中明确规定了双语教育的基本政策,而且在各类专门法中也相应地规定了双语教育的相关内容,使双语教育有法可依。如何根据《宪法》之根本规定,积极有效地依法推进我国双语教育的政策和模式,是新时代民族教育研究领域的基本任务之一。在依法推进少数民族双语教育的过程中,首先,要依据《宪法》之相关规定,做好顶层设计,“因地制宜”“因族制宜”“因语制宜”,积极有效地推进双语教育;其次,在处理好《宪法》与国家专门法、国家政策、自治地方条例之间关系的基础上,使不同类型、不同层次的民族教育的法律、政策与条例相互一致,相互促进;再次,在依法行政的过程中,科学有效地推进双语教育的政策实施,积极稳妥地推动民族地区双语教育模式的发展。

  [关键词]新时代;民族教育;《宪法》;双语教育;双语政策;双语模式

当代教育与文化

  推行双语教育是世界主要多民族国家在语言、教育领域的基本政策。新中国成立以来,我国政府十分重视少数民族教育事业的发展,形成了从中央到地方,从特殊到优惠的少数民族教育政策体系。[1]少数民族双语教育政策是其中一项核心内容。在双语教育领域,我国政府不仅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以下简称《宪法》)中明确规定了双语教育的基本政策,而且在各类专门法中也相应地规定了双语教育的相关内容,使双语教育有法可依。

  新时代我国社会的基本矛盾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双语教育的社会基础与需求也发生了相应的变化,如何根据《宪法》之根本规定,积极有效地依法推进我国双语教育的政策和模式,是新时代民族教育研究领域的基本任务之一。

  一、《宪法》中有关双语教育的相关规定解析

  2018年12月4日,在第五个国家宪法日到来之际,习近平总书记作出重要指示强调:“坚持依法治国首先要坚持依宪治国,坚持依法执政首先要坚持依宪执政。我国现行宪法是在党的领导下,在深刻总结我国社会主义革命、建设、改革实践经验基础上制定和不断完善的,实现了党的主张和人民意志的高度统一,具有强大生命力,为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提供了根本法治保障。”[2]

  《宪法》自始至终都对我国的双语教育教育政策进行了明确规定。1954年新中国第一部《宪法》第一章第三条明确规定:“各民族都有使用和发展自己的语言文字的自由,都有保持或者改革自己的风俗习惯的自由。”20世纪50年代,我国民族地区教育受到语言环境和师资队伍以及学校教学用语等条件的制约,有本民族语言文字的民族地区的学校教育,多采用以母语授课为主、加授汉语文课程的教学模式,开始了双语教育的最初探索。这种双语教育的政策和模式,既体现了《宪法》的规定,又符合我国民族地区语言环境与教育现实的需要,因而在启动现代民族地区学校教育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

  1982年12月4日第五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五次会议公布施行的《宪法》第一章第四条明确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各民族一律平等。国家保障各少数民族的合法的权利和利益,维护和发展各民族的平等、团结、互助关系。”“各民族都有使用和发展自己的语言文字的自由,都有保持或者改革自己的风俗习惯的自由。”同时在第十九条规定:“国家发展社会主义的教育事业,……推广全国通用的普通话。”

  到了20世纪80年代,经过50年代培养起来的一批双语人才的努力,民族地区的学校教育和双语教育水平有了明显提升。随着改革开放政策的落实,民族地区的语言环境发生了重大变化,双语人与三语人数量不断增加,学校双语教育水平不断提升,少数民族学生学习汉语和使用普通话的数量和质量明显提升,在全国推广普通话的条件逐渐成熟。因此,此次宪法修正案在教育部分的内容中规定了推广全国通用的普通话。

  之后,根据时代发展的变化,我国对《宪法》进行了多次修正,主要包括第七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通过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修正案》(1988年4月12日)、第八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通过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修正案》(1993年3月29日)、第九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通过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修正案》(1999年3月15日)、第十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二次会议过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修正案》(2004年3月14日)和第十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通过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修正案》(2018年3月11日)。

  从1954年的第一部《宪法》开始,我国的《宪法》经历了多次修正和发展,但关于各少数民族有权使用自己语言文字的权利没有改变,国家推广全国使用的普通话的任务没有改变,这就从根本上保障了我国民族地区依法推进双语教育政策的延续性。2018年《宪法》序言中明确指出,“中华人民共和国是全国各族人民共同缔造的统一的多民族国家。

  平等团结互助和谐的社会主义民族关系已经确立,并将继续加强。在维护民族团结的斗争中,要反对大民族主义,主要是大汉族主义,也要反对地方民族主义。”序言中关于国家性质的论述,再一次体现了中国境内各民族一律平等的思想,表明了各民族共同缔造了统一的多民族国家。在这一思想指导下,我国民族工作要克服两种倾向,一是大汉族主义倾向,二是地方民族主义倾向。

  在双语教育政策和模式的执行过程中,要充分尊重各民族的语言文字和文化,依法推进双语教育,在少数民族地区的教育中,既要反对大汉族主义的只学普通话和国家通用语言文字,不学少数民族语言文字的错误倾向;也要反对地方民族主义的只学民族语言文字,不学国家通用语言文字的错误倾向,而且要依据《宪法》之规定,“因地制宜”“因族制宜”“因语制宜”,积极有效地推进双语教育。《宪法》第四条明确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各民族一律平等。”

  平等的民族关系中包括使用语言文字的权利与义务,作为各少数民族成员,均可享受《宪法》所规定的权利,即使用本民族语言文字接受教育的权利。因此,任何禁止或剥夺少数民族学习本民族语言文字的政策和行为都是违背《宪法》的,都是破坏民族团结的,应当从根本上予以消除。同时,作为国家公民,各少数民族成员均有义务学习国家通用语言文字,即学习和使用全国通用的普通话和规范汉字。《宪法》第十九条明确规定,“国家推广全国通用的普通话。”

  在国家举办的各级各类学校教育中推广全国通用的普通话,包括少数民族地区的各级各类学校。根据《宪法》制定的《中华人民共和国通用语言文字法》第四条规定,“公民有学习和使用国家通用语言文字的权利。地方各级人民政府及其有关部门应当采取措施,推广普通话和推行规范汉字。”其第八条对于少数民族语言文字作了专门规定,“各民族都有使用和发展自己的语言文字的自由。少数民族语言文字的使用依据宪法、民族区域自治法及其他法律的有关规定。”

  根据《宪法》制定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族区域自治法》第三十七条规定:“招收少数民族学生为主的学校(班级)和其他教育机构,有条件的应当采用少数民族文字的课本,并用少数民族语言讲课;根据情况从小学低年级或者高年级起开设汉语文课程,推广全国通用的普通话和规范汉字。”这样,就形成了中国特色的以《宪法》为依据,以《通用语言文字法》和《民族区域自治法》为专门法的我国少数民族双语教育政策的基本内容,即各少数民族地区各级各类学校及教育机构中积极推进国家通用语言文字教学,推广全国使用的普通话,同时尊重和保障少数民族使用母语(文)的权利,为少数民族学生学习和使用本民族语言文字创造条件,在民族地区教育中积极有效地推进双语教育。

  我国《宪法》中关于双语教育的相关规定是辩证的、兼顾的,对于中国境内各民族一律平等,对于各种语言的学习和使用采取了保护政策。这些政策不仅体现在各级民族自治地方政府的政策中,也体现在国家总体的语言文字与教育的政策中,形成了完整的民族双语教育政策体系。只不过在不同的历史时期,因为语言的环境、教育的条件、社会的需求等的不同,双语教育政策的重心有所侧重,而在新时代,民族地区双语教育政策的重心正在发生着转移。当前,我国民族地区双语教育模式正处在一个变革时期,即从“以民族语言文字为主要教学用语”的模式转向“以国家通用语言文字为主要教学用语”的模式。

  这种政策重心的转移受多种因素的影响,主要包括民族地区语言环境的变化、双语教育水平的提升、民族地区学生发展的需求、民族教育质量提升以及少数民族走向现代化国际化的需求,国家教育政策变革的影响等等,其中最为根本的是民族地区教育质量的提升。民族教育如果仅仅停留在以母语为主的教育阶段,就难以培养出与全国高水平教育接轨的民族人才,就难以培养出与国际高水平教育接轨的人才。这种重心的转移在有的民族地区已经基本完成,在有的民族地区正在扎实推进,在有的民族地区还处在探索阶段。[3]

  二、国家政策及地方法规中的双语教育政策解析

  《宪法》是我国的根本大法。依据《宪法》权威,遵守《宪法》规定,坚持依法推进我国少数民族双语教育,不仅应在国家有关少数民族双语教育的各项方针政策的制定中与《宪法》保持高度的一致,而且在地方各级政府的相关双语教育条例制定中也应与《宪法》保持高度的一致。

  (一)国家政策体系中的双语教育政策

  我国少数民族教育政策的制定和双语教育模式的实施充分地体现了与《宪法》的高度一致性。从第一次全国民族教育工作会议到第六次全国民族教育工作会议及形成的相关政策来看,都与同时期《宪法》规定的内容密切相关,都是对《宪法》的贯彻落实。1951年教育部召开第一次全国民族教育会议,其中有关双语教育的内容包括:(1)少数民族学校的教学计划、教学大纲应以教育部的规定为基础,结合各民族的具体情况加以变通或补充;(2)有现行通用文字的民族,如蒙古、朝鲜、藏、维吾尔、哈萨克族等,小学、中学必须用本民族语文教学,可按当地需要和自愿设汉文课。这一政策符合当时民族地区双语教育的实际情况,后来在1954年的《宪法》中体现了这一现实。

  1956年教育部召开第二次全国民族教育会议以1954年《宪法》为依据,充分尊重有语言文字的少数民族使用自己语言文字教学的权利,在有条件的地方开设汉语文课,推进双语教育。1981年教育部和国家民族事务委员会召开第三次全国民族教育会议会议指出,少数民族学生在中小学阶段应先学好本民族语文,在此基础上学习汉语文,有条件的还要学习外语。1981年第三次全国民族教育有关双语教育的政策在1982年《宪法》修正案中得以体现,成为整个八十年代和九十年代民族教育政策制定的主要依据。

  1992年召开第四次全国民族教育会议,总结了我国民族教育的经验,指出了民族教育的地位、基本原则今后发展的任务以及实现任务的方针、政策、措施。2002年教育部、国家民委召开第五次全国民族教育会议,就加快我国民族教育改革、发展问题做出了重要规定,强调要从促进经济与社会发展、巩固民族团结、维护国家统一的全局出发,充分认识发展民族教育事业的重大意义,大力推进民族教育事业的改革与发展,促进各民族团结进步与共同繁荣。

  我国少数民族的双语教学模式是在长期的历史发展过程中,根据少数民族地区的实际和国家的政策要求形成的。在有语言文字的少数民族地区主要形成了两种模式:一种是以民族语言文字为主,同时开设汉语文的模式,这种模式被通俗地称为“民加汉模式”。这种模式主要适合少数民族聚居区以母语为主要日常生活语言的地区,通过开设汉语文,让少数民族学生在初中或高中升学时选择适合自己的教学模式。随着语言环境的变化和双语教育成效的显现,再加上人民群众对双语教学需求的选择,这种教学模式的规模正在逐渐变小。

  另一种模式是在少数民族的县城、乡镇以及交通要道,有着双语环境的地区,使用国家通用语言文字教学,同时开设民族语文课,这种模式常常被称为“汉加民模式”。随着语言环境的变化及群众对双语教学态度的变化,这种模式的规模正在逐年扩大。以上两种双语教学模式对应的都有中考、高考的升学渠道,被称为“民考民”与“民考汉”。随着双语教育的不断发展,这两种双语教学模式的使用人数比例正在发生着变迁,以少数民族语言文字为主的双语教学的最大问题在于受语言的影响,其培养出来的少数民族人才陷入一个“小循环”,难以与外界不同语言的地区开展交流,发展水平受到限制。

  以国家通用语言文字为主的双语教学模式的最大优势在于不仅让少数民族学习和掌握本民族语言文字,而且通过国家通用语言文字的掌握,让少数民族学生享受到内地更优越的教育资源。内地新疆班与西藏班的成功实践,证明了它是培养少数民族高层次人才的有效途径。国家实施的“少数民族骨干计划”对少数民族硕士与博士研究生的培养,也是这种模式的成功实践。“我国少数民族双语教学中的主要模式都形成了‘民加汉双语教学模式’和‘汉加民双语教学模式’两种,现在主要的问题是如何保障这两种模式的有效性及其两种模式之间的关系问题。”[6]

  在我国,还有一些只有语言没有文字的少数民族,在传统的教学模式中往往借用民族语言辅助汉语教学,形成所谓“拐杖式”的双语教学模式。这种双语教学模式的主要任务是母语保护。国家也出台了相应的政策,来保护濒临消失与灭绝的少数民族语言。“民族教育政策在关注民族教育发展的优惠政策的同时,重心开始向关注特殊政策发展,这是符合科学发展观、可持续发展观的政策理念。这也是我国民族教育在重数量问题基本解决的基础上,向重质量转移的一个标志。”[7]

  双语教学模式的发展受到两个方面的制约,一个是国家政策的导向与要求,另一个是民族地区的实际情况。依法推进双语教学模式的实施就是要按国家的法律政策的要求,依法推进双语教学模式的有效实施,切不可主观臆断、恣意任性,干扰和破坏双语教育模式的有效实施,否则,由此造成的问题可能会影响到民族团结和民族发展,不可忽视。

  依法推进民族地区的双语教育模式还要充分考虑民族地区的语言环境、群众需求、双语教育条件、师资队伍等,根据国家法律政策允许的变通类型,选择适合本地区本民族的双语教育模式,在此基础上,根据时代发展对人才的需求,不断调整双语教育模式的规模和比例,积极稳妥地推进双语教育模式的有效实施。

  [参考文献]

  [1]王鉴.我国民族教育政策体系探讨[J].民族研究.2003,(5):33-41+107.

  [2]习近平在第五个国家宪法日之际作出重要指示[EB/OL].(2018-12-04)[2018-12-05].http://www.gov.cn/xinwen/2018-12/04/conten_5345647.hit#1.

  [3]王鉴.新形势下我国民族教育研究的新方向[J].中国民族教育,2015,(3):13-17.

  [4]杨定玉,纳日碧力戈.人类学视野下的中国民族教育法治进程与前景展望[J].民族教育研究,2017,(4):115-120.

  [5]习近平“16字方针”开创依法治国新局面[EB/OL](2017-09-13)[2018-12-05].http://politics.people.com.cn/n1/2017/0913/c1001-29531815.html.

  [6]王鉴.关于我国少数民族双语教学问题的若干思考[J].当代教育与文化,2012,(4):1-5.

  教育类刊物推荐:《当代教育与文化》Contemporary Education and Culture(双月刊)曾用刊名:经济管理研究;甘肃省经济管理干部学院学报;甘肃经济管理干部学院学报,1988年创刊,是教育学术期刊。以创办导向正确、特色鲜明、立足西部、面向全国、放眼世界的精品教育学术期刊为目标。

  

投稿方式: • 邮箱: sdwh_2001@126.com 投稿时邮件主题请写明文章名称+作者+作者联系电话
• 电话:24小时热线4007890619
期刊天空网 专业提供职称论文发表的平台 400-7890619 论文发表咨询

最新经济论文目录

最新法律论文目录

最新教育论文目录

最新文史论文目录

最新科技论文目录

最新管理论文目录

职称论文发表期刊

热点关键词